· Expect the unexpected ·

《我是澳洲打工皇后》


現在,相信「工作假期計劃」這個名字不再陌生,身邊總有朋友計劃或已經出發澳洲工作旅遊。「澳洲工作假期計劃」於2001915日開始生效,香港青年可以透過計劃前往澳洲工作,並且沒有名額限制。一個獲得政府支持、又可以名正言順出外旅遊一年的好機會,我又怎能錯過?

20101010日,一個人來到澳洲。除了首都坎培拉(Canberra)和布里斯本(Brisbane)沒有到訪,澳洲其他城市總算曾經留下腳印。顧名思義,「打工渡假」除了四處旅遊,當然少不了邊找工作,邊賺旅費。為了生計和拿取第二年簽證,俗稱「二簽」,我當過侍應、電話咭推銷員,甚至農夫。還記得那時候我說過不要當侍應和按摩師,這些既辛苦又低酬勞的工作,我要立志做工廠女工,或是做珍珠奶茶店店員。到達柏斯(Perth)的三個星期,每天走到商場逐間逐戶派發履歷表。向來不懂看地圖的我,開始拿著全球定位找方向。當那邊遲遲未有消息,便前往工業區碰碰運氣。

一天,我接到珍珠奶茶店的電話約我去試工,我二話不說便答應了。對於具備烹飪經驗和咖啡調配師專業資格的我,一直看輕一杯珍珠奶茶背後的製作過程。直至半天的試工後,才發現原來背後有著很多學問和準備工夫。那時候才發覺原來我自視過高了,結果第二天再沒有收到上班的通知。

後來我在朋友介紹下得到了一份中餐館的工作機會,由一位新手侍應,漸漸成為熟手侍應。還記得初時在餐館工作,走路比人緩慢,說話比人細聲。纖纖手腕練成強壯臂彎,左手拿鐵板牛柳,右手拿金菇肥牛煲。那時候的時薪只有10澳元,屬於「黑工」的酬勞水平。每日下午五時開始工作,直至凌晨兩時才下班。一週的薪金勉強足夠繳付租金和生活開支,在這裡工作兩個月確實有血有汗,讓我更學會珍惜辛苦賺來的一分一毫。



由於中餐館的工作薪金少,時數又不多,因此我多找了一份白天的餐館侍應,還有一份電話儲值咭推銷員。銷售電話咭的工作每次被分派到不同地區,不論日曬雨淋,就這樣在街上站著半天不停叫賣。雖然只是一張價值10元澳幣的電話咭,但是每次也要花上一公升口水才能成功游說客人購買。由於大部分男性客人來自中東和印度,他們願意停下來聆聽你推銷半天,只是為了跟你搭訕,甚至借意親近你。有些客人試過要求我跟他們約會,亦試過強行向我擁抱和親吻。這些情況時常發生,一般洋人總是以為亞洲女生特別容易欺負,因此何時何地女生也應該保護自己,不要因為少少金錢利益而墮入勞工陷阱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離開柏斯的一月,正是塔斯曼尼亞(Tasmania)農場的收成季節,於是我開始了一連三個月的農夫生涯。那時候在荷伯特以南地區租住了一間工作旅舍的六人共用房間,所謂「工作旅舍」是指旅舍負責人為該旅舍的住客提供工作機會和交通接送。對於我們這些無車人士,又希望得到農場工作,最好的辦法莫過於繳付昂貴租金藉以換取工作。這間擁有四幢房子的鄉村旅舍住滿了不同國藉的背包旅客,由於每年一月至三月左右是車厘子當造的季節,車厘子收成多,而且不論時薪或是量薪也比其他水果種類高,因此吸引了很多背包旅客慕名而來,亦是拿取「二簽」的好機會。

古語有云:「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」,雖說每天凌晨五時便要起床,爭廁所爭吐司爐爭洗水盆天天發生,摘水果長期處於彎腰狀態或伸手拉高姿勢引致腰酸背痛,下班後爭洗澡爭煮食爐甚至爭睡覺不過這些日子卻是最快樂的。在這裡除了認識到很多新朋友外,每天早睡早起,親親大自然,感覺身體及皮膚漸漸變好了。不得不提,韓國人簡直是神級農夫,他們摘草莓的速度實在令人嘆為觀止。或許是因為他們早午晚三餐不是吃飯就是吃麵吧﹗




在五月份的時候,我們一行五人抵達澳洲北面的達爾文落腳。經過一連串的網上求職,最後我獲得了一份大型連鎖酒店的工作機會。我的職位是一位侍應生,負責餐廳一般運作、水吧服務、樓層送餐及宴會安排等工作。餐廳在非繁忙時間只會安排一位侍應當值,而繁忙時間最多安排三位侍應,因此工作量相當大。雖然經過之前在中餐廳的訓練理應得心應手,但是來到這間高級西餐廳,不論服務水平及與同事的相處方式截然不同。由於餐廳只有我和另外兩位同事是華人外,其餘的都是西方人,而且光顧的客人大部分是本地人,因此英文變成我每天最經常溝通的語言。




這是我在澳洲的最後一份工作,亦是酬勞最高,而且得著最多的。由起初的徬徨恐懼,直至後期愛上了這份工作,更獲得上司的賞識。我明白「一分耕耘,一分收穫」,就正如農夫要等到收成,必須經過一輪用心耕種。那天我說過不要當侍應,結果在澳洲短短一年卻當了三次。其實這份工作又有何不好?行行出狀元。

有人為了「工作假期計劃」放棄高薪厚職,亦有人為了計劃離開伴侶,究竟「工作假期計劃」是別人形容的任性行為,還是為未來負責的體驗,我想只有參加過的人才能夠深切體會。過去有人問我:「為何大學生要去農場耕田?」,亦有人覺得:「年輕人想法特別夢幻」。我不會質疑他們的想法,或許我這樣說,有夢想不是小朋友的專利,大人也一樣有。有些人賺錢買樓為將來,有些人花錢打扮為美麗,就正如有些人打工渡假為體驗。隨著時間和社會的變遷,讓人們把夢想遺忘。放棄一切去追夢可能被視為逃避現實的表現,但是人生帶著遺憾就好像生存失去了靈魂,這樣的人生你要嗎?
 

2 則留言: